主教的嘆息、真理何處尋


人類的歷史往往是殘酷和悲哀的,而在知識自由的世界裡,我們若有勇氣去尋找真理的話,尋找就給你尋見,上帝在當時也是這樣,總容許尋找的人尋見。

《帕比亞》就是《約翰》和使徒們的徒弟,而如果你有留意我說《以弗所》的分享,就知道《保羅》的真理和啟示在《以弗所》、《諾斯底異端》產生和使徒《約翰》的重整後失落,而如果你願意去看《巴拿巴書》的話,你就能對比《巴拿巴》離開了《保羅》與《馬可》去傳道剩下來的宗教學說是毫無啟示和真理上的展現,去對比《保羅》書信(那一卷都可以),大家可以留意《保羅》從上而下湧流的邏輯、奧秘理解和啟示。

而耶穌說過的說話,並不會因為人類的一廂情願而改變,這可是創世主的說話:『凡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就像一個家主從他庫裡拿出新舊的東西來。』 (所以保羅就是其中一個,而巴拿巴就不是,簡單?)

然後就是《保羅》學說退場的時代,而當時《保羅》書信應該還未成書,《帕比亞》的時期就很努力地見證自己的所看所聞,但你若留心看看,字裡行間你會看到他對其他信徒的不滿,對這種又墮落在宗教裡的模糊心態不滿。

“For I did not, like the multitude, take pleasure in those who spoke much, but in those who taught the truth; nor in those who related strange commandments, [1737] but in those who rehearsed the commandments given by the Lord to faith, [1738] and proceeding from truth itself.”

他說他不像眾人沉醉於那些整天喜歡講話的人(就是不喜歡宗教的口水),除了那些真心教導真理的一群(他已經能分辨宗教和真理),也不喜歡那些教導奇怪誡命的人(奇怪的最低定義就是不合邏輯),除了那些在主的信心中領受的指示。

還有其他的段落看見《帕比亞》很清晰地希望眾人留意每一句話和每一個作者寫了什麼和究竟是誰說了什麼,他尋找到真理,身為主教的他,並沒有對宗教妥協一心追求的是真理,也沒有抬高過自己,他不滿意在一大堆記載的文字,卻很在意地親口去問究竟誰說了什麼,誰發生了什麼事,誰如何記載了事情。

感謝上帝讓我們生於這個年代,可以好好享受資訊的自由,只要用心去尋找,一切都會很容易地被看穿,誰在一直包裝真理成為宗教,糖衣毒藥般的叫人浪費生命,為錢、為權、為存在感地玩弄真心尋找真理的信徒,實在是超可恥的一群,而可恥的一群能存在往往都有一群支持者,不知道上帝究竟應該如何對待他們?

我還是覺得憐憫與忍耐吧,耶穌說過:“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

奇妙的是,宗教也是有需要的,因為生長速度快,要求低,能認識上帝,我也要感謝他成為踏腳石,同樣地上帝也興起巴比倫來攻打以色列。明白癌細胞總比正常細胞長得快,保羅自己都說:“這到底有什麼關係呢?只是在各種方法中,無論是假意還是真心,基督都被傳開了;我為此就歡喜,並且還要歡喜,” 所以,我明,但總希望能在大海裡拯救一些尋找者,看看現在這世界,這句“真心假意都無妨”,是否又給說中了?

還有一句“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 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宗教把門拉大,這樣就是基督徒,那樣也是基督徒還喊着自己才是玄門正宗,是人以拯救蒼生的理由嘗試把門做寬了對嗎?可是這卻是創世主歇力提醒他所愛的一群的一句話。

朋友,你走的路是否窄路?你進的門是否窄門?我問你,“自己歇力尋找上帝”和“依靠其他人的口水認識上帝”,那一個是窄路?你的選擇又是什麼?教會的定義是一群信徒聚在一起,而不是一群宗教裡的烏合之眾聚在一起,否則信徒回歸猶太教的時候,為何希伯來書作者警告他們不要停止聚會?(他們不是很努力地在充滿律法、規矩和耶和華神裡的猶太教聚會嗎?)

希望信徒門有機會清醒,而喜歡宗教的朋友,宗教而已嘛,對嗎?請別太認真,我真心地願上帝賜福給你們,好好過日子,願你們心靈得到安慰,並充滿你精神上的寄託。
There are no comments on this page.
Valid XHTML :: Valid CSS: :: Powered by WikkaWiki